剧情简介

《不》电影由乔丹·皮尔执导,乔丹·皮尔编剧,丹尼尔·卡卢亚,柯柯·帕尔莫,布兰登·佩利亚,迈克尔·维克特,史蒂文·元,瑞安·施密特,凯斯·大卫,德文·格拉耶,泰瑞·诺塔里,芭比·费雷拉,唐娜·米尔斯,奥兹·珀金斯,埃迪·杰米森,雅各布·金,索菲娅·柯多,珍妮弗·拉弗勒,安德鲁·帕特里克·拉斯顿,郑林肯,阿莱克斯·海德-怀特,阿曼达·琼斯,里安·里斯,埃文·沙夫兰主演的恐怖,电影,科幻,悬疑,惊悚。

该片讲述了:本片由史蒂文·元、丹尼尔·卡卢亚和柯柯·帕尔莫主演,他们饰演位于加州内陆一座荒凉小镇的居民,目击了一场令人不安及不寒而栗的诡异发现。

《不》别名:不!,虚无,不要,覅。 又名:Nope,该片于2022-07-22上映,制片国家/地区为美国。语言对白英语,最新状态保护儿童,远离伤害。该片评分6.8分,评分人数694人。

猜你喜欢

  • 0.0分 保护儿童,远离伤害

  • 0.0分 超清

    DC萌宠特遣队

  • 0.0分 超清

    爱跃星空

  • 6.8分 已完结

    蛛丝马迹

  • 7.2分 HD

    新基督山伯爵

  • 6.5分 正片

    金刚:骷髅岛

  • 6.7分 正片

    月光光心慌慌

  • 6.5分 高清

    遗弃

影评

Nope:三重否定的奇观命题

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

观影建议:片方爸爸很有钱,聘用了诺兰的御用摄影师,大篇幅地使用了IMAX拍摄,大屏幕食用更震撼。这是一种奇观式的震撼,但其实楼主没被吓到,抖M们可以收敛一下期待。

读了读网友们对电影各式各样的解读,受启发的同时还不满足。

首先不敢苟同种族隐喻的一些推测,比如猩猩自比黑人这样略有侮辱性的隐喻。电影确实揉入了美国黑人的历史文化背景,但讨论的话题远比种族更广阔。我也并不觉得少了种族隐喻会使电影逊色,因为皮尔对黑人电影的第一贡献不在于隐喻,而是展现黑人电影创作者对更多类型片的把控力。虽然本片的惊艳程度不见得高于皮尔的处女作《逃出绝命镇》,但《不》还算一部视听流畅,剧本考究的电影。若说美中不足,则是神秘主义色彩盖过了某些剧情逻辑,让人看不真切全图,所以这里讲讲我的理解,仅供各位参考讨论。

【以下剧透】

【以下剧透】

【以下剧透】

【以下剧透】

【以下剧透】

【以下剧透】

I will cast an abominable filth on you, make you vile, and make you a spectacle. -Nahum我必将可憎污秽抛之於汝,使汝邪魅,为众目所奇观。-旧约圣经1.奇观是 不能自拔的陷阱

从电影艺术诞生的一刻开始,奇观便是大银幕的长久主题:从1895年的《火车进站》,放映厅内仿佛驶出真实的列车;到1933年的《金刚》,五十英尺高的巨大猩猩登上帝国大厦,震撼一代影迷;再到1982年,斯皮尔伯格的《ET》,飞过月亮的自行车,更成为影史经典镜头。这些奇观之所以为奇观,源于其不可思议,不可解释。但对奇观的追求,是在神秘和未知中冒险,有着被未知伤害的风险。

《不》的元命题,便是这样一个编织的陷阱:我们被奇观吸引,我们被奇观吞噬。

电影开场的情景喜剧《Gordy‘s home》中,黑猩猩Gordy通过与人互动收获了观众的收视与喜爱,如同马戏,成为被消费的影视奇观。但猩猩体内也潜伏着危险的兽性,被生日派对的气球爆炸声惊扰后,猩猩野蛮地袭击了片场的演员,给史蒂文延饰演的角色Ricky“Jupe”造成了难以磨灭的童年阴影。这场悲剧,其实并非完全虚构,而很大程度上映射了2009年震惊全美的黑猩猩演员Travis袭人案。在那次残酷的真实意外中,受害人Charla Nash死里逃生,但失去了几乎整个面部和除一只拇指外的所有手指。电影中的受害者小女孩长大后参加Ricky的演出,便带着与当年Charla在奥普拉脱口秀的采访中同样的面纱,以掩盖面目全非的脸。

真实事件猩猩Travis袭击后的Charla Nash

猩猩处于躁狂状态时,与其直视是动物界具有普遍意义的挑衅行为,会引起野兽的攻击。片场的男演员曾试图驯服猩猩,与其直视对峙,导致被残忍攻击。这种规律在后来与飞碟的对峙中也同样适用。每次为了一饱奇观的眼福,人类总不可救药地触发奇观的反噬,不论是受惊的猩猩,还是凶猛的地外生物。

虽然经历事件全程,小演员Ricky奇迹般毫发无伤,躲在桌下的他避免了与发狂的猩猩对视。讽刺的是,这并非因为Ricky明白如何与猩猩互动,而仅仅是因为他的目光落在了另一个更加不可解释的奇观上:一只诡异地立起的鞋子。最终猩猩平复下来后才注意到Ricky,但未袭击他,而是在被警察击毙前,与其做了剧中经典的击拳动作,永远地定格在了Ricky的创伤记忆中。因为击拳是猩猩演员受训练学会的动作,不是自然状态兽性大发时能做出的行为,暗示这时猩猩已经恢复了平静。

可惜的是,这段神秘的遇险经历,并没有使Ricky警惕,反而加深了他对奇观的迷恋,所以长大后的Ricky做起了游乐场的奇观秀(Jupiter‘s claim),并在办公室隔壁打造了纪念Gordy的展览室,通过Gordy推广自己。“Gordy is killing it on that stage.” 在Ricky的回述中,killing it一语双关,似乎猩猩的袭击不是悲剧,而是一种博取喝彩的表演。因为当年片场演员中只有他毫发无伤,甚至让他产生了自己能够理解与驾驭一切奇观的错觉,引诱着Ricky最终坠入了更大更危险的陷阱。

2.奇观是 不被驯服的捕食者

这个更大更危险的陷阱,便是贯穿电影的飞碟。

当你仰望偌大的天空中缠绵的云朵,有没有曾注意过,有一朵永远定格,那是它在庇护一个秘密。偶尔会有人瞥见这个秘密的一瞬,人们对它着了迷,猜测数不胜数,但总是绕不开天外来客的飞船。

但它不是飞船,它是动物,是食物链的顶级捕食者,是大自然最不可思议的奇观。

它潜伏云朵之上,所到之处电磁不能运作,御风而来,风卷残云而去。它从不轻易展示它的全貌,但也不会向任何人低头,会吞噬一切试图驾驭它直视它的无知者。

Ricky便是这样的无知者,他从男主OJ的农场买马以投食给飞碟,向观众展示绝对的奇观,他夹克上的图案暴露了这样的预谋。可是,马儿本能地拒绝走向飞碟,飞碟亦如电影开篇的旧约摘录,以最为奇观的方式吞食了游乐场所有人。奇观的看客们,被消化为血水,消化为接下来影院内最毛骨悚然的影像奇观的一部分。飞碟将这血水,连带不能消化的金属钥匙硬币,瓢泼到OJ家的房子上,犹如野兽的咆哮,咆哮着它的支配不容挑战。

注意Ricky表演时的夹克背后图案, 如右图海报:马儿被吸入飞碟

Some animal just don’t want to be tamed/有的动物就是不愿被驯化,训马师父亲曾经告诉OJ。虽然电影开场他就被飞碟吐出的硬币击穿眼睛进入大脑身亡,但他敬畏生灵的态度传承给男主,帮助OJ避免了与飞碟的直接对抗而被吞噬。在剧组时,OJ就劝不要给马儿照镜子,因为他明白直视镜中自己的眼睛会使马儿受惊,也是后来不要直视飞碟的伏笔。

而OJ一家驯马师的设定,是皮尔对黑人前辈的平反。虽然历史上第一部公映的电影是1895年的《火车进站》,但早在1877年英国摄影师埃德沃德·迈布里奇就发表过一组黑人骑马的连续影像(The horse in motion),才是最早技术意义上的电影。由于历史原因,片中的黑人骑手并未留下姓名,皮尔将男女主一家设定为这位无名骑手的后裔,即有故事恰当性又极具历史反思感。

The horse in motion

父亲去世后,OJ被迫继承马场越来越难做的生意。原本为好莱坞提供马匹,但在万物皆可CGI的趋势下,家族业务收到越来越多的挤压。OJ不得不将马卖给Ricky维生。

在父亲去世和被剧组开除的双重打击下,OJ丧眉搭眼,消极度日,目睹飞碟后也极为克制,和周围人的狂热与跃跃欲试形成鲜明对比。妹妹Emerald想被奥普拉采访大红大紫,电器店店员Angel想要满足他阴谋论的好奇心,摄影师Holst则要完成影像艺术的至高追求,Ricky更受奇观情结推动,铤而走险试图驯化飞碟。每个人都向着奇观索取,只有男主心如止水,无欲无求。

电影标题的“不(Nope)”,与其说像粉丝猜测的那样,是Not of Planet Earth的缩写,其实是OJ对奇观的拒绝态度,略带黑人口语的戏谑感。而OJ能够抵御奇观的诱惑,一是他了解动物习性不敢对抗与直视,二源于他日常消极的状态。即便OJ跟随周围人追寻过飞碟,有这种对奇观的拒绝,拒绝消费奇观,拒绝被吞噬,反而最终成为他与飞碟接触还能全身而退的关键。

3.奇观是 不可能的影像

倘若只是单纯劝退观众消费奇观,那电影观感可能会更道貌与老套三分。但最终触动我的是,在亲手否定对奇观的追求后,皮尔居然用胶片的情怀和浪漫再次向飞碟发起了挑战,推动故事进入高潮,也升华了角色自我实现。

当主角团队几人坐在一起讨论如何拍摄飞碟的计划时,Angel问道,除了钱和名气,我们还有其他追求的东西吧?

对于已被视作传奇摄影师的Holst而言,想必他不缺金钱或名气。妹妹Emerald第一次联系他时,他形容Emerald的追求遥不可及,像在做一个无法醒来的梦,但Holst自己不也沉溺在梦中不醒吗?他偏执地一遍遍回放那些摄影卡段,什么样的作品可以突破传奇的名号?对于日渐衰老,需要吃药工作的Holst来说,这也许是不可能的了。不可能的影像(Impossible shot),Holst自己如此形容。

然而,在得知Jupiter‘s claim的人群消失(被飞碟吞噬)后,Holst意识到Emerald所说的飞碟是真实的。飞碟神秘稀有不可驯服,在影像的奇观史中,世人从未成功记录过它真实的全貌,这不正是他所苦苦追求的不可能的影像吗?

于是这次他主动来找兄妹,提出使用手摇式摄像机,以免收到飞碟的电磁干扰。在Angel的一并帮助下,他们聪明地利用鼓风机吹起的气球人,捕捉飞碟在云层的位置,并做了精巧的如何接触它的对策。OJ骑马作为诱饵吸引飞碟,因为飞碟早先吞食假马被骗过,OJ携带了假马上的彩色挂旗,被吞噬前放出,虚晃飞碟而逃生。

即便中途受到过好莱坞媒体TMZ的狗仔干扰,他们的计划还算顺利,Holst也从远方拍摄到了飞碟。然而他并没有止步满足,最终他还是没能抵御奇观的诱惑而踏入陷阱。“We don‘t deserve the impossible shot(我们还不配得到不可能的影像)”,Holst在抛给Angel这句话后,便跑到高处,为了拍到飞碟更近距离的镜头,被飞碟吸入,他做出了他认为终于配得上影像的自我牺牲。

被Holst挑战后,飞碟向偷食影像禁果的主角团展开了吃人的报复,翻转出使徒一般的惊悚而流畅的形体。Angel通过裹上带刺的钢丝逃过一劫,而兄妹两人相互掩护相互配合与飞碟回旋。电影最后这一幕火力全开,奔跑的大全景IMAX镜头,紧张到飞起的配乐,胶片成为武器,追逐与拍摄也是一种战斗。这场战斗无关输赢,甚至无关拯救,仅仅为了重新捍卫影像奇观的情怀,皮尔为影迷和电影创作者倾注的是最后的热血。电影前半程铺陈的否定命题,不要掉入奇观的陷阱,不要试图驯服奇观,到电影终点有且只有一种例外,那就是回归影像创作的初心。

也许好莱坞的生意日渐淡薄,但胶片上的OJ跃马飞驰,还是电影起点的黑人骑马图,还是初心。

不过对于妹妹Emerald来说,曾因性别被排挤出家族事业,影像创作的初心带有更多历史的苦涩。她的第一匹马儿叫Jean Jacket,却被父亲转交给哥哥OJ。可是,Emerald才是家中天生的表演者,梦想在好莱坞成名的她有一万个理由不甘心。

所以最后一刻完成对飞碟拍摄的,只能是Emerald。

这不仅因为Emerald是拍摄行动的推动者,更因为她要夺回影像的创作权,是一次历史的补偿。OJ提议给飞碟起名Jean Jacket,与当初Emerald没能训练的马儿同名,现在也应该返回给Emerald驯服。当年失去了父亲的关注后,年幼的Emerald在窗口看哥哥骑着Jean jacket,哥哥OJ指指自己的眼睛又指指Emerald,安慰妹妹。当现在的Emerald跨上摩托时,OJ同样指指眼睛指指妹妹,镜头用充满轮回仪式感的方式,将故事的主角还给了Emerald。

一个女性黑人英雄,摩托上飒爽飞奔,这也许是皮尔之前都不可能的影像。但影像中的元素,充满了对科幻电影史的致敬。皮尔在采访中毫不避讳地表示,他在致敬1988年的二次元科幻经典《阿基拉》,Emerald用摩托车测滑,是科幻迷们刻入骨髓的经典镜头。另外,飞碟吞入Ricky的气球爆炸,也与《大白鲨》中吞食氧气罐爆炸的结局异曲同工。

最终Emerald用井口摄像机,拍下了飞碟捕食气球那不可思议的一瞬,像一只华丽的蝴蝶扑火。用热血追逐最不可能的镜头,用胶片定格最难忘的奇观。对于影迷最浪漫的结尾,我想也就是这样了吧。

《阿基拉》剧照-摩托测滑经典镜头

Copyright © 2022 爱看影院 京ICP备13028078号-1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