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电视剧 反黑 6.7

反黑

OCTB(2017)

导演:宋本中 

主演:陈小春 陈国坤 李灿森 宋本中 陈惠  更多

类型:剧情 犯罪 电视剧 

国家/地区:中国大陆

单集片长:45分钟

剧情简介

《反黑》电视剧由宋本中执导,钟盛远编剧,陈小春,陈国坤,李灿森,宋本中,陈惠敏,吴志雄,吴孟达,王合喜,彭敬慈,陈嘉桓,柯有伦,张建声,吴岱融,周群达,陈保元,何华超,姜文杰,李天翔,李忠希,黄伊汶,郑希怡,陈米麒,汤怡,郭奕芯,陈欣健,黄柏文,吴家丽,吴毅将,卢惠光,骏雄,黄树棠主演的剧情,犯罪,电视剧。

该剧讲述了:卧底探员陈凤翔(陈小春饰)在破获一宗社团大案之后,转任文职八年被反黑组重新招回。由于江湖上最令人头痛的黑社会头目正是陈凤翔当年的小弟张志强,陈重出“江湖”,加入以张少钧(陈国坤饰)为首的反黑B1-1组与新晋恶棍展开周旋,其中不乏昔日好友与仇家,令陈一度进退两难,好在陈与队友在合作期间培养出互信默契。正值香港回归还有三年,黑帮打算乘势大干一票。陈在调查一宗龙头棍的失踪案件时,却发现了涉及香港黑社会百年历史的惊天大阴谋。

《反黑》别名:OCTB。该剧于2017-09-22在优酷视频首播,制片国家/地区为中国大陆,该剧单集时长45分钟,总集数30集,语言对白粤语,最新状态全30集。该剧评分6.7分,评分人数9751人。

猜你喜欢

影评

“兄弟都是雇来的临时工”,有个香港卧底给我讲了7个古惑仔的真事

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

原创:徐浪

年轻时,总要做些傻事。

十一期间,我回哈尔滨休息了几天,见了几个学生时期的朋友。

老朋友见面,基本只能聊往事——如果不是他们聊起,我已经快忘了自己最智障的那段时间。

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东北男性,大都经历过打群架,我也是。

上小学初中时,流行看港片,所有男生的偶像,都是《古惑仔》里的陈浩南和山鸡,当时最流行的话,是古惑仔里的台词:“我陈浩南之所以能混这么久,全凭三样东西,够狠、义气、兄弟多。”

而所有男生的梦想,就是像陈浩南一样成为“铜锣湾扛把子”。

所以那时,每个班级、年纪、学校都会选出个扛把子,把维护集体的重任扛在肩上。

每个东北男孩,都曾有个扛把子梦

我初一时身体素质还行,在一次打水产生的冲突中,单挑战胜了邻班的值日生,被同学推选为班级扛把子。

那是我中学时最风光的时候,每天上学,都有人递上大大泡泡糖或比巴卜——但我很快意识到,这种风光是有代价的。

一天中午,我正跟班级里嚼着大大,听着后桌借给我的随身听时,一个男同学忽然冲进来,说徐浪不好了,咱班那谁挨打了,被初三二班人打的,圈踢,怎么办!

当时每天都有人给我送泡泡糖

我想了想,初三和初一学生的身体发育,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,如果强出头,肯定会挨顿揍。

但义气不能丢,我跟他说等着,别急,我出去找人。

装病跟班主任请了假,我跑回家——我妈是个医生,抽屉里有一沓诊断书,偷撕了一张,让我哥模仿大人的字,写了个慢性阑尾炎。

第二天我拿着单子去学校,装作伤心的给同学看,说无法带领大家复仇了,我生病了,这几天不能太动。

在大家的同情下,我主动申请交出扛把子的地位,让给了班里一个发育最好的男生——他身体素质确实不错,强出头被初三学长狂揍一顿后,第二天跟没事人一样的来上学了。

东北打群架

和《古惑仔》电影里不一样,我们十次群架,八次都打不起来——大部分的孩子,心里还是有点儿逼数的,打群架只是为了装逼装狠装义气,谁也不想真出事。

举两个例子:

校门口小卖部卖砍刀,两面都不开刃,大家购买后,都默契的只在冬天使用——东北冬天穿的厚,别说没开刃的砍刀,菜刀都不见得能砍坏。

我亲眼见过,一哥们被三个人按倒在雪地里,一顿狂砍后,那哥们站起身来,掸了掸羽绒服上面的雪,委屈的走了。

那哥们的羽绒服上没有雪,只有血

还有次打群架,大家手里都拿着凳腿、拖布杆和没开刃的砍刀,只有一个哥们没带东西。

有人问他怎么不带武器,他说带了,从棉裤里抽出一把杀猪尖刀——对立的两帮人都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,这种武器打架,肯定会出事。

两伙人心有灵犀的散了,以后打群架,再没人叫他。

在东北男孩们学古惑仔打架讲义气时,真正的香港古惑仔已经不行了。

去年我去香港,见了些做夜行者的同行,他们问我对香港的感观时,我说了看港片和童年时学古惑仔打架的经历。

几个香港本地的同行都笑了,说电影里都是瞎演——那时香港黑帮已经没落了,退隐的退隐,转行的转行,基本没有古惑仔当街打架了。

我问具体什么情况,他们说让吴清初给你讲吧:“他混过帮派,也当过警察。”

吴清初在香港的夜行者中,是个比较特别的存在,他同黑帮和警察关系都不错,调查什么的基本都是托关系。

他喝了口威士忌,告诉我,根据1980年,香港警察的年报估计,当年号称10万帮会成员,也就剩下了10%,可能都不到。

那时候黑社会打个架,因为缺小弟,只能雇“临时工”充场面,假打给100,真打给500,负伤另算。

因为雇人打架费用太高,容易破产。

所以香港“黑社会”武斗一次代价太大,打一场架弄不好帮派就破产了,所以打架的越来越少。

只有有钱的黑帮,才打得起群架

至于今天的香港,黑社会基本见不到了,或者说普通人完全接触不到。

梁文道在《噪音太多》里,写过一篇江湖香港,说龙应台第一次去香港时,被朋友警告,不要一个人在旺角乱逛,小心就被流弹打中。

这就是香港黑帮片给外地人的感觉——随时都会冲出一堆纹身大汉,真刀真枪的打成一团。

但作为香港出生的本地人,梁文道自己却没碰上过任何刀光剑影的事。

吴清初和梁文道一样,也没见过黑帮火拼,但他见过黑帮在背地里是怎么运营的。

能接触到这些,得从他爷爷说起。

吴清初告诉我,香港黑帮真正的黄金年代,有两个时期,第一个是1957年以前,14K主导香港黑帮的时候。

1949年,国军败北,国民党中将葛肇煌跑到香港,联系了13个骨干分子,加上自己,组成了一个三合会组织,叫14K,K是国民党英文名称KuoMinTang的第一个字母。

14K的创始人葛肇煌

吴清初的爷爷,就是14人中的一个,他们当时受国民党秘密支持的,在香港建立自己的势力,以随时反攻大陆。

那时英港政府不太管黑帮,认为中国人的死活和自己无关,只要不破坏香港明面上的正常秩序就行。

所以14K肆无忌惮,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,很快打下了很多地盘,成为了香港最强的帮派。

14K当时都是正规军,黄埔军官带队,从军官到士兵都接受过军事训练,而且有丰富的实战经验,打其他黑帮就跟玩似的。

站稳脚跟后,14K开始经营地下赌博和敲诈商人,接着又涉足了组织卖淫和走私毒品。

到最后,勒索、收保护费、贩卖毒品、高利贷、开设色情场所、非法赌场、走私等所有涉黑行业,14K全都干了。

这批正规军完成了角色转换,从职业军人,变成了欺男霸女的地痞流氓,整个香港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。

香港当时有多乱,从抗战名将余程万的经历就能看出来。

余程万是抗日英雄,当年在常德会战,以八千人硬抗日军三万余人,力守常德12天,最后全师仅剩83人,被人称为铁血师长,张恨水曾经特意为他写了本书,叫《虎贲万岁》。

常德会战

在内战后,他搬去了香港,想过点平静日子。

1955年,他的妻子被同样曾是国民党的黑社会绑架,他气愤不已,带着枪去和黑社会火拼,乱战中被打死。

讲到这儿的时候,聚会差不多散了,我约吴清初一起到弥敦道附近的一家酒吧,请他继续给我讲。

他问我知道双十暴动么,我说知道,是香港历史上死伤最惨重的一场暴乱。

1956年,香港卫生局规定,不能在楼房墙壁上贴旗帜或装饰物。

同年的10月10日,两名工作人员撕掉了14K成员贴在楼上的青天白日旗,引发了14K成员的不满,他们开始聚众闹事,冲击警署并满街打砸抢。

香港的社会秩序失控了6天,晚上开始实施宵禁并戒严。

当天晚上,大量14K成员出现在九龙,打着青天白日旗,沿街闹市,他们向商店和工会扔石头,在路上设置路障并放火,强迫所有街上的人,花20港币买他们的青天白日旗。

香港双十暴动

一辆消防车去他们纵火的地方灭火,被他们扔石头砸死司机,消防车失控冲上人行道,造成了三死五伤。

救护车来救人时,他们又袭击了救护车——这帮暴徒觉得不过瘾,又砸烂烧毁了一家面包公司,烧了十二辆车。

10月11日下午,瑞士参事恩斯特夫妇乘坐出租车时,被14K成员发现车里有外国人,聚众将车推到并放火,除他们被烧死外,还有两名14K成员翻车时被压在了车底,一起烧死了。

出了这事后,九龙地区的公交全部停止运营,十二点半,港英政府出动了军队,协助警察维持秩序,并下令允许开枪。

整个九龙地区全部戒严,只在中午开放两个小时,给居民买吃的,香港的粮副食品价格上涨,工商业半停顿,赛马、足球赛和许多公共活动都被取消。

九龙戒严后,14K成员转移了闹事地点,他们把荃湾区变成了地狱。

11日下午4时半,500多名14K成员出现在一家纱厂门外,开始对工厂进行纵火,殴打工人,并猥亵女工。

紧接着这帮人对附近所有的工厂进行了扫荡,他们勒索完保护费后,还不罢休,涌入了只有6名医护人员的工人医疗所,对几名女性进行了暴行。

药剂师杨观福为了保护女同事,被黑社会活活打死,紧接着护士古某遭到了轮奸,并被脱光衣服拽到马路上,又被强奸了三次。

其他工厂的女工,也没能幸免,有的被强奸轮奸,有的被撕毁衣服裸体游街。

黑帮成员压着大批工人跪在街上磕头,不停的毒打,被打的工人鲜血流在一家面包公司门口,多日后都洗刷不掉——有7名工人,被直接打死在了这里。

一直到了午夜,英军进入荃湾,工人们才得救。

这部吕良伟演的港片里,有部分暴动发展经过

这场“双十暴动”,最少造成60人死亡,300人受伤,超过1000人被捕,300多家工厂、商店、学校被捣毁,直接经济损失3000多万美元。

这次暴动,让港英政府认识到了黑帮的严重性,1957年,香港成立了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——就是我们总在TVB里看到的O记,主要负责调查三合会罪行。

香港所有的黑社会,统称三合会

经过严厉打击,14K遭受重创,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。

吴清初的爷爷也进监狱蹲了一年,出来后,他和很多14K的成员一样,意识到一事儿,反攻大陆不现实,没必要再为国民党服务,要为自己的利益而奋斗。

出狱后,他们开始和警方勾结,做起了毒品生意,只为自己赚钱。

那些年是黑社会最富裕的时候,很多年轻人为了多赚点钱,都纷纷加入,吴清初的爷爷给他讲过,他还见证了陈惠敏加入14K的仪式。

老金说后来的古惑仔系列,有很多都是血《舞厅》这部电影

我问他哪个陈惠敏,他说就你知道那个:“古惑仔里演东兴骆驼哥那个,他是61年加入的14K,曾当到过红花双棍(金牌打手),他还去当过警察,但因为被发现进过14K,后来被开除了。”

我后来看了陈惠敏的一段访谈,完全能佐证吴清初告诉我的这些事。

他说自己很小就出来混了:“60、70年代的香港黑社会百花齐放,贼即是兵,兵即是贼,没人可以做清官,你不去收黑钱,黑钱会送入你袋。”

2013年3月,新闻还报道过陈惠敏因出席黑社会宴会被警方逮捕。

陈惠敏进14K那几年,港英政府削减了扫黑的开支,警方与黑社会同流合污。

陈惠敏展示自己当警察时的照片

当时香港流传的说法是“警察管黑社会,黑社会管治安”,香港警察本身就是最大的一个黑社会组织。

那个时代,警察里有吕乐这样的“五亿探长”,黑老大里有跛豪吴锡豪这样的贩毒大佬——后来描述这个时代的电影有很多。

刘德华的《五亿探长雷洛》,以及有香港《教父》之称的《跛豪》,讲的都是这个时代的故事。

《跛豪》

当时的香港,在警黑勾结下,成了亚洲毒品的中心——每条街道,每家工厂,每个住宅区,都有“带家”推销毒品,还出现了许多小型的“海洛因架步”(三合会术语,一般指聚会地点),全世界的毒品都从这里发货。

整个六十年代,港英政府的腐败引起了公愤,民众在黑社会和警察的双重压迫下,强烈要求改革——1974年,港英政府成立了廉政公署,治理腐败。

廉政公署成立后,警察贪污被有效遏制后,与之相勾结的黑社会也走向没落,毒品生意也被打击。

吕乐这种与黑社会勾结的官员纷纷外逃,1974年年底,吴锡豪从台湾返回香港后被捕,被判刑30年,而他此前售卖的毒品金额,高达3亿2千万至4亿5千万。

吴清初的爷爷在这段时间也再次入狱,直到2003年死在狱中,再也没出来——他家的很多财产都被判为非法所得,充了公,他家一下变得特穷。

一大批老大入狱,加上政府打压,香港的黑社会开始寻求转型,他们用聚敛的金钱收购合法企业以及投资各类生意,比如说拍电影。

他们投资电影后,不忘出身,不仅拍电影牟利,还在电影里对黑社会进行美化。

《古惑仔》、《赌神》、《英雄本色》等一系列黑帮电影,正是诞生于这个时期。

《赌神》

我奇怪:“你说这些电影都有黑帮背景,那细节什么的总有些是真的吧,为什么你们之前跟我说像古惑仔这种黑帮片,完全不符合真实?”

吴清初笑了,问我知不知道黑帮老大“胡须勇”,我说是张柏芝她爸么?

他说不是:“那是什么玩意儿,那就是个小混混。”

吴清初说的是另一个“胡须勇”,本名叫潘志勇,14K的三名掌门人之一,香港真正的教父级人物——他在去年因为癌症去世了。

潘志勇接受采访时说,他几乎不看黑帮电影,因为太过浮夸,完全不真实。

他评价英雄本色里的机枪扫射时,说怎么可能有机枪:“光是藏枪就可以判7年监禁!”

像《英雄本色》里这种机枪扫射,黑社会不太会做

评价电影里黑社会进警察局的嚣张表现,他很不屑:“警察局里警察最大,黑帮怎么可能那么嚣张?”

“现实中我对他们客气,他们也对我客气。但电影里你坐得直,他们就骂你坐得这么直,真的很无聊。”

人物周刊还曾采访过潘志勇

吴清初告诉我,严格意义上来讲,这些电影并不是黑帮片,而是江湖片。

对上讲忠心,对兄弟讲义气,这哪是黑社会啊,这分明就是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。

真正的黑社会,是没那么讲义气的。

我问他怎么知道:“又是你爷爷给你讲的?”

他摇摇头,说这是他亲身经历的:“反正你过几天就回大陆了,我们又是同行,跟你讲讲也无所谓,我当过卧底。”

我来了兴趣,问他怎么个卧法:“是警察卧黑帮,还是黑帮卧警察?”

他说你《无间道》看多了吧,还黑帮卧底警察,黑帮最多买通几个人给他们通风报信,哪儿有卧底那么高级:“能执行卧底行动的黑帮成员,那不得有勇有谋,早就当TM大哥了,还用卧底?”

像《无间道》这种警匪互相卧底,现实里基本不可能

吴清初他爸非常不喜欢他爷爷——年轻时打打杀杀,没怎么顾家,父子俩的感情很淡,而且他爸是个港大毕业的高知,特别讨厌黑社会。

他爷进监狱后,他爸也就逢年过节,才跟着吴清初的奶奶去看看。

爷爷刚进去那几年,家里经常会有些门生小弟之类的来送礼,都被他爸挡了出去。

吴清初长大后读了警校,当了警察,他爸特高兴——这样就不可能和他爷那些烂事扯上关系了。

但没成想,有一天他的长官找到他,问他愿不愿意执行一次卧底任务。

廉政公署当时做了一次例行调查,他是被抽调的对象之一,在调查过程中,廉政公署发现,他爷爷竟然是14K的元老,而他的底子又很清白,就想发展他去黑帮卧底。

吴清初讲到这儿,我打断了他一下,说你们的卧底不多吧。

他说多啊,像O记或者廉政公署的活,有一多半都是靠卧底破案的,问我为什么这么问。

O记破大案,基本靠卧底

打开O记的百科,你很容易就能发现,靠的全是卧底!

我说你这情况太特殊了,要都这么选卧底,也选不上几个啊。

他说是,正常O记或廉政公署选出的卧底,都是要经过严格培训的——他们首先会被送入“卧底培训中心”,训练“洗脑”,彻底忘掉自己。

要做到什么程度呢,就是有人叫你的真实姓名,或提起你的过去时,你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而且还要变一次脸——通过磨皮,把皮肤磨白,看起来更“愣头青”,伪装成不懂社会的年轻人。

我说操:“听着就疼。”

想当卧底,需要先磨皮

吴清初接受了任务,他找到一个爷爷曾经的门生,说自己想要捞捞偏门——因为“出身名门”,他几乎没受到什么考验,就加入了14K的一个下属帮派。

入了帮派后,警方给他安排了两间安全屋,安全屋 A用作他与警方联络员会面,安全屋B作为他的住所。

为了搜集他们贩毒的情报,吴清初开始吸食毒品,为了获得老大的信任,他吸的比谁都凶,可乐粉、冰毒、海洛因,他全部都玩,染上了一身毒瘾。

在这过程中,他天天和帮派内的兄弟们一起玩,一起吸毒,一起嫖,逐渐产生了感情——其实他手里已经有不少这帮人贩毒、洗黑钱的证据以及一些毒品拆家的信息,但他心里过意不去,一直没交出去。

在卧底的过程中,吴清初的毒瘾越来越大,他开始借钱买毒品,身边平时那些玩的好的“兄弟”,非但不借钱给他,还在他毒瘾犯的时候,和毒品拆家一起向他放高利贷。

他等欠钱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把手里的证据都交给了警方,在做完证后,被警署送进了戒毒所。

在法庭举证后,他被14K的人惦记上了,有很多人扬言要杀他,当时他爷还没死,在狱中不停托关系,最后解决了这件事——代价是他不许再做警察。

我喝了口酒,说你们这卧底任务挺危险啊,又染毒瘾又被追杀的。

他说是,最危险就是做卧底,他之前有个同事,卧底去调查一个性虐案,结果被一女的性虐的特别惨。

卧底是高危行业,你永远不知道会遭遇什么

和我碰了一杯,他告诉我,黑社会哪儿讲什么义气情义,都是扯犊子:“你知道为什么杜琪峰的《黑社会》系列,被认为是最写实的黑帮片么?”

我说不知道。

他说因为《黑社会》里没有忠直重义的正派主角,即使里面表面可亲的任达华,实际上心狠手辣,绝不留情。

这才是真正的黑社会。

杜琪峰的《黑社会》,被评为最写实的黑帮片

我说就完全没有讲兄弟义气的么?

他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,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啊,但总体情况是这样的:“你小时候不爱看古惑仔么,记得里面的大B哥吗?”

我说记得,他在好多黑帮片里都演大B哥,好像就不记得他演过什么角色。

吴清初点点头,说他叫吴志雄,演古惑仔所有的演员里,就他和吴惠敏是真正的黑社会。

他现实中比大B哥还厉害——黑帮组织和合图的核心成员,在八九十年代负责铜锣湾的夜总会、酒吧、赌档和马槛等娱乐场所,鼎盛时手下小弟有几千人。

陈浩南和山鸡的故事,有很多都来自于吴志雄本人,但当他投资失败,欠债几千万的时候,道上的兄弟没一个讲义气的。

所以在接受采访时,他说:“兄弟都是拿来出卖的”。

大B哥接受采访

吴清初喝了口酒,接着说,在《古惑仔》系列里,很多人看到了江湖情谊,但如果继续拍下去,这些情谊将荡然无存。

在漫画原作的结局里,焦皮是派来杀陈浩南的,被干掉了,山鸡出卖陈浩南,被洪兴的一大群人干掉了,陈浩南染上毒瘾,变成了街边只会靠给人讲往事活着的老混混,最后自杀了。

1999年,有一部爱情片,叫《半支烟》。这片子用极有人情味的方式展示了两个老古惑仔,下山豹和九纹龙,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:当古惑仔老了,是什么样子?

一个底层古惑仔的私生子,嘲笑餐厅里的中老年古惑仔,说他们只会吹牛逼,跟自己从未见过面的老爸一样。

黄秋生客串的中年危机古惑仔,以吹牛逼为生,简直就是漫画里陈浩南的结局。

《半支烟》里的黄秋生

我点点头,说所以你不爱看黑帮片?

他说没你那么爱看,但有的时候会看卧底片,《无间道》那种,谁都喜欢看到一个美化的自己。

那次跟吴清初聊完后,我再看港片时,也爱挑有卧底情节的看,因为他告诉我,只要有黑帮存在,就有警方的卧底,没有的都不真实。

我其实不算特爱看港片的人,老金才算。

我最多是年幼无知时,学过他们不系皮带穿牛仔裤。

但我初二时就成熟了,不再学他们。可老金不一样,他还留着九十年代,港片风格的长头发。

在他自己眼里,他是下面这样。

在我和周庸眼里,他却是下面这样。

我去年在香港和吴清初聊完,回来后跟他说,要是有什么黑帮加卧底类的影视剧,可以给我推荐一下。

10月5日,老金说最近看了一部比较真实的卧底打黑片。

问他是什么,他发给我一张图,说就这个,四只山鸡。

我没听明白,仔细看了看图,我靠,真TM是四个山鸡,而且是四只山鸡坐一起打麻将。

梁烈唯,在2013年《古惑仔:江湖新秩序》里演山鸡。李灿森,《少年激斗篇》里的山鸡。陈小春就不说了。宋本中,《人在江湖》里的少年山鸡。

四个山鸡

让这四个人坐一起打麻将的,是一部网剧,叫《反黑》,英文名很直白,就叫OCTB。

《反黑》

我看了几分钟,很有老港片的味道,不过陈小春不再演山鸡了,演的是一个卧底到黑帮的警察,专抓古惑仔的。

为了打听消息,他去古惑仔开的麻将馆打牌,就是上面那场戏:四只山鸡打麻将。

在这部剧里,很多曾经演过黑社会的人,演起了警察,比如说陈小春和李灿森。

也有演过很多黑社会的人,仍然演着黑社会,比如大B哥——甚至他在这部《反黑》里,也仍然还叫大B哥。

比如陈惠敏,仍然也在演黑帮老大。

看着他们演戏,我总有种时间倒退的感觉。

不过也挺好,其实从小到大看电影、电视剧不就是这样,谁是好人谁是坏人,对错不重要,怀念过去总是挺好。

今年年初的时候,我跟老金聊过一次这件事,说为什么一部这么不真实的黑帮片,能成为那么多年轻人的青春。

老金说嗨,无非两点。

一是太平,没经历过这些事,觉得刺激——澳门黑社会当年闹得比上海凶多了,回归后一年黑社会就治的差不多了,那的年轻人肯定不想混黑帮。

二是闲,那个年代没有太多的娱乐方式,男孩们模仿古惑仔,在今天根本不可能——现在的年轻人有的是地方消耗自己的精力,比如英雄联盟、吃鸡、王者荣耀和女主播。

让他们去打游戏看直播好了,毕竟在没有黑社会的今天,比古惑仔更危险的,是什么也不懂却无所事事的年轻人。

年轻人无所事事是很可怕的,玩游戏也比混黑社会强。

就像《古惑仔》系列的英文名,Young and Dangerous 。

-end-

Copyright © 2022 爱看影院 京ICP备13028078号-1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